廖智
  那一天,我午飯沒有吃,晚飯也沒有吃,家人也不敢跟我說話,就任我躺在床上。其實我也沒有真的睡著,迷迷糊糊的,就是不想去面對這件事,同時一直想不通,我為什麼會跪不起來。一直到了晚上,我自己都受不了那種氣氛,因為我一直在媽媽和朋友面前表現出很平和的狀態,但是那一天,我明顯感覺到,我嚇到她們了。我感覺到她們在我面前戰戰兢兢的,都不知道乾什麼才好。我很怕這種氛圍,一直以來,我努力地講笑話、開玩笑,就是不想有這種氛圍,這讓我覺得很壓抑,我受不了。我也覺得莊臣,這種氛圍會讓我很愧疚,讓我覺得自己沒有做好,讓周圍的人擔心了。我想我一定要邁過這道坎兒。
  我就想,我該怎麼辦?我跪不起來,也不敢去面對這個事實,又不想讓媽媽和朋友擔心我,我該怎麼辦?心裡很矛盾,很矛盾。最後,我實在是無法忍受,就想管他呢,死就死吧。就算再難,還會難過租屋被埋在廢墟裡面的時候嗎?我在廢墟裡面,被壓了那麼久,想動都動不了,我現在至少能動了,我還是自由的。那個時候,翻一個身,對我來說都是奢望,我現在不僅能翻身,能坐,還能做這麼多事,這已經是一個很大的進步了。要有信心,不管怎麼樣,跪不起來,我可以想別的辦法去完成這支舞蹈,不管怎麼樣,我要先練習。
  那天晚上,我媽跟朋友都準備睡覺了,我突然把被子掀開,說,好吧,我現在開始練習。我看到她們兩個人頓時鬆了一口氣。那一整天,她們一直都緊繃著。我們整個病房,票貼就連隔壁床的阿姨,好像話都變得很少,沒有什麼人敢說話,敢開玩笑。平常都是歡聲笑語的,可那天沒有,可能我真的嚇到她們了。我故作輕鬆地說,好了好了,我們來練習吧。她們像是嚇了一跳,然後馬上就懂了,我是走過這個坎兒了。她們立刻高興地說,好啊,來練習!到了那個時候我媽媽才敢說,你今天下午心情不好,我們都不敢說話。我說我知道,對不起,不該讓你們擔心。
  我們這就開始練習。我扶著媽媽和朋友,坦誠地跟她們說,我跪不起來了,我跪在那邊就會倒,我不知道該怎麼跪起借款來。她們兩個人就一人扶一邊,扶著我起來,然後慢慢地鬆手。因為太快鬆手我會倒,她們只能慢慢地鬆手,一點點地放開我。
  那天晚上,我一室內裝潢直練,練到第二天清晨,天空隱隱約約發亮的時候,我終於能跪住了。那一瞬間,就在她們鬆手的時候,我跪住了。
  跪住之後,我的身體還稍微動了一下,沒有倒。我們病房爆發出了歡呼聲。那時候已經是凌晨了,整個醫院都很安靜,就聽見我們病房突然傳出歡呼聲。護士跑進來就問,什麼事兒啊?!什麼事兒啊?!她們喜滋滋地告訴護士說,看,我們廖智跪起來了。連我隔壁床的阿姨,也從床上爬起來,高興地說,啊,跪起來啦,真好!大家都為這個事情而開心,跑過來擁抱我,和我擊掌,就像中了福利彩票一樣。很難想象,只是因為我跪起來了,做成了一件這麼小的事情,大家就這麼開心。那個時候真的很容易滿足。
  跪起來之後,接下來的那三天,我進步非常快。我不僅跪起來了,還練了下一字馬,又練了拴腰的動作。而且,自從我跪起來了以後,整個身體的恢復就變得很快。三天以後,老師和組委會的人再來時,他們都很驚訝。那天我一邊展示一邊說,我可以做這個,可以做那個。他們一邊看一邊贊嘆,覺得簡直不可思議。
  一開始,編舞的老師根本不知道我的身體狀況,可以跳什麼,不能跳什麼。現在看到我能做的這些動作,他們就把所有的動作組合起來,編成了一支舞蹈。
  他們說,我們想讓你在大鼓上面跳,你覺得怎麼樣?在這之前,我以為會安排我在輪椅上跳舞,或是跪在舞臺上跳。但他們覺得這些的氣場都不夠強大,如果在鼓上跳,就會顯得很有力量。我一想象那個畫面,就覺得好美,就該這麼跳。他們問我想要給這支舞起什麼名,我說那就叫《鼓舞》吧。在鼓上跳的舞,又能鼓舞人心,這個名字最好了。他們還想取一個類似於《太陽照常升起》之類的名字,我堅持覺得《鼓舞》才是最合適的。後來,組委會的人也說,沒錯,就是《鼓舞》了!
  (原標題:感謝生命的美意)
創作者介紹

ft island

ysfxnwbdiq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