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人山人海的火車站二手Manitowoc,不再鼎沸
  曾經無孔不入的票販子,退支票借款出江湖
  火車票實名制兩周年,春運回家路逐萬利多製冰機漸通暢
  打工很辛苦,但最讓他頭疼的卻是春節回家的火車票,這是潼南人張龍前幾年的感受。今年回渝,張龍用電話不到5分鐘就預定到了昆明回重慶的火車票。距離2014年春運正式開始還有一周,全國火車票實名制也已經正式推行了兩周年。雖然依舊緊張,但春運已悄然發生改變:以往千軍萬馬排隊買票的場景不見了,連猖獗了數十年的預防癌症的方法票販子也開始銷聲斂跡,紛紛轉行,另覓出路。火車站正在回歸其最原始單一的交通運輸功能。
  從元旦前預防癌症開始,龍頭寺火車站售票廳的旅客比前幾年少了很多。重慶晨報記者 胡傑 攝
  曾經千軍萬馬搶票
  現在買票越來越輕鬆
  民工
  前日下午4時許,從昆明開往重慶的K1050次列車到達菜園壩火車站。在外打工一年的張龍提著行李袋,提前回到了闊別一年的故鄉。
  火車站廣場上稀稀拉拉的幾十個行人不緊不慢地走著,售票大廳每個售票窗口前排隊的人不足十個,張龍發現火車站廣場從未這麼空曠。
  這讓走南闖北打工10多年的張龍突然感到一點不適應:“不是春運嗎,怎麼沒看到年年都有的買票長龍?那些見到旅客就圍上來的的票販子呢?”
  41歲的張龍是潼南人,父母健在,家裡還有一大一小兩個孩子。為了養家,他不得不長年奔波在外地打工掙錢,到過的城市大大小小10多個。打工雖然很辛苦,但最讓他頭疼的卻是春節回家的火車票。“機票太貴,汽車太慢,火車票太難買。”為了買一張回家的火車票,有一年,他在福州火車站排隊排了一天,最後卻從黃牛手中買了一張高價票。
  在外10多年,張龍對多年前排隊買火車票的狀況記憶猶新。“那時候,走到哪個火車站都是人山人海,排隊的長龍都彎來繞去,長達幾百米。在火車站,除了警察武警,最多的就是圍著你兜售火車票的票販子。”
  每年的正月初二三過後,重慶火車站就會迎來出行高峰。“火車站廣場上到處是臨時售票窗口,排隊買票的人群鋪天蓋地,許多人帶著行李席地而坐,有時守候一兩天,依然空手而歸,最後不得不高價求助於票販子。”
  而此次回渝,張龍用電話不到5分鐘就預定到了昆明回重慶的火車票,變化豈止天翻地覆。
  曾經一周吃睡在派出所
  現在下班越來越準時了
  鐵警
  與張龍不一樣,在廣場上巡邏的鐵路警察李忠卻對春運的變化開始適應,“以往那種吃住在廣場上排隊買票的場景難以再現,我們再也不用像往年一樣天天嗓子喊啞,靠喝胖大海來潤喉了。”
  40多歲的李忠作為1998年就來到重慶火車站派出所的老民警,他現在負責帶領25名民警24小時負責車站廣場及車站站場周邊的治安和秩序維護。
  經歷了10多年的春運執勤,李忠說,雖然今年春運還沒有正式開始,重慶火車站每天依然會進出30多對列車,每天的運送旅客在2萬人左右。隨著春運開始,這個數據將會增加三成左右。李忠說,就算春運正式到來,重慶火車站派出所65個民警將全員上崗,還將增加60名武警,除此之外,並沒要求更多人員增援。
  他每天8點到派出所,然後開始帶領當班民警巡邏,此時,早上到站和出站的列車比較密集,會有多趟列車到站,他和民警會到站台維護秩序。
  中午食堂有熱飯,民警可以短暫午休,下午2點另一波密集的列車進出站;除此之外,下午6點和晚上10點也有多趟列車出入站台。
  如果沒有什麼意外,李忠會在晚上7點左右準時下班回家吃晚飯。“如果放在四五年前,這幾乎不敢想象。”
  重慶火車站派出所所長李澤彬回憶,那時火車站外滯留的旅客簡直是人山人海,諾大的廣場幾乎沒有空地,“我有一次橫穿100多米長的廣場,不得不從人群中穿過,結果花了10分鐘。”
  為了維持數萬人的購票秩序,警察們不得不24小時值班,連吃飯上廁所都只能擠時間。民警們手拿高音喇叭,在如汪洋一般的人群中穿梭,“購票的隊伍排多久,民警就在現場獃多久,有時會持續一兩個晝夜。最忙的時候,許多人一個星期都吃睡在派出所。”
  李忠說,人流多、密度大,各種犯罪活動也異常猖獗,詐騙的、搶奪的、還有層出不窮的票販子穿梭其間。“僅2000年春運期間,菜園壩火車站就發生了60多起各類治安刑事案件。”這讓民警的壓力非常大。
  以前民工和票販滿座
  現在生意越來越難做
  春運一票難求,讓票販子有了生存空間,於是打擊票販子,維持正常的售票秩序成了鐵路警方的一項重要工作。據統計,僅在2006年春運,重鐵警方一共查處票販子和叫賣火車票人員就多達2104名。
  為了逃避打擊,票販子們將交易地點從廣場轉移到山城飯店附近的渝鐵村,以及與兩路口相連的建新坡上,利用山坡上層疊的樓房和密如蛛網的巷道進行販票。
  在渝鐵村1號,坎上餐館的老闆老李對菜園壩票販子的猖獗記憶猶新。那時候,除了車站廣場上人山人海,渝鐵村這條一公里長的巷子同樣水泄不通,在建新坡上,漫山遍野都是人影晃動。那裡面,絕大多數是為了防止公安便衣打擊而四處游走的票販和喊票的串串。
  大量的票販和旅客帶火了周圍的餐飲和住宿。那時,坎上餐館的生意火爆,往來吃飯的除了急著買票的民工,就是見人就低聲問“火車票”的票販子。
  旁邊的楊老大餐館老闆老楊說,那時他賣小面,3元一碗,有年春運一天居然賣了1000多元,創下歷史記錄;而現在賣中餐,一天也不過一兩百元。
  2014年春運日益臨近,但渝鐵村、建新坡這些當年票販子的據點卻異常冷清。以往火爆的家庭旅館許多都空置,連每月800元的門面也沒有人租。許多餐館開始轉型或者倒閉。
  坎上餐館的老闆老李正坐在空無一人的餐館里看電視連續劇。“街上見不到票販子了,火車站人越來越少,生意一天不如一天。”而老楊同樣很無奈,有時一天只有一兩桌客人,生意無以為繼。
  重慶火車站派出所介紹,大量票販的撤離,讓火車站治安大為好轉,各種丟包詐騙幾乎絕跡,各種搶奪搶劫案件也難得一見。其轄區去年全年發案不到20起,是前幾年的三分之一不到。而造成這一切的正是從2010年開始試點的火車票實名制,使得千軍萬馬擠成一團買火車票的現象成了歷史,更將票販子趕往絕路。
  新聞分析
  實名制避免了旅客滯留火車站
  重慶北火車站派出所教導員張波說,實名制帶來的第一個好處是避免了大量旅客集中在火車站滯留。
  張波介紹,由於現在購票的方式很多,於是千軍萬馬到火車站購票變成了千軍萬馬到網絡和電話上購票,使得現在火車站售票窗口的業務基本變成了取票為主,同時兼售部分餘票。
  重慶晨報記者1月6日在龍頭寺火車站看到,動車售票大廳,28個售票窗口全開,但每個窗口前排隊的人數不足10人。
  現在龍頭寺火車站每天要進出100多對列車,每天的旅客吞吐量在5萬人左右,但火車站沒有明顯的客流滯留。張波預計,根據去年的經驗,春運開始後每天的客運量超過10萬,也不會造成旅客大規模滯留。
  實名制讓票販子沒了生存空間
  重鐵警方介紹,實名制帶來的最大變化就是票販子沒有了生存空間。現在所有火車票都有固定的名字和證件號碼,每個火車站的進站口都要查驗,人、票、證的信息必須一致才能入站,而且上車還有兩道巡查,如果票證人不吻合,將視為廢票,旅客要麼補票要麼下車。
  如此,實名制車票對於票販子而言,失去了討價還價的本錢,也就失去了倒賣加價的空間。
  “從實名制實施的那一刻起,票販子就開始成為歷史。”張波說,活躍幾十年的票販子唯一齣路就是轉行或消失。
  渝鐵村楊老大餐館的老闆老楊說,從2010年重慶開始實名制後,來餐館吃飯的票販子越來越少,後來一打聽,有的出門去外地打工去了,有的改行開起出租車,有的到附近汽車站當起了羊兒客,幫附近的旅館和黑車帶客,每次收費5-10元維持生計。
  票販回憶
  以前業務差時每月一兩萬
  現在每月兩千卻睡得更香
  在與火車站相隔一條馬路的菜園壩水果市場,重慶晨報記者找到一名當年的資深票販劉風(化名)。
  40多歲的劉風說,自己是四川廣安人,2004年在老家經親友介紹,來到菜園壩成了一名準備掙大錢的票串串。那時,劉風每天的工作就是和老鄉一道,從不同窗口排隊買緊俏線路車票,然後到車站廣場、售票廳門口攔截旅客兜售,每張車票加價數十元到一百元不等。
  劉風說,票販子們以地域劃分為所謂的四川渠縣幫、鄰水幫,以及重慶的長壽幫、墊江幫等。每個集團都由200到300個老鄉組成,大家鬆散聯繫,相互調劑票源,並及時通報提醒警方打擊信息。
  入行2年後,劉風摸清了行業規律,積累了一些資本,成為一個小頭目。票販子們為了逃避打擊,不得不更加隱秘,實行人票分離,內部進行分工,形成上下游的流水化作業。
  由於環節增加,層層加價,最後一張火車票經過多次倒手後,被加價到票麵價一倍以上。但因為利益均分,風險共擔,除了提供票源的人分大頭,分到其他人手上的不多。
  對於車票來源,劉風說,除了自己或雇人排隊買票的笨辦法外,有時會守住退票窗口,高價收購或攔截退票;票販子們也會找到一些較大的合同訂票戶,從其手中高價收購緊俏車票,然後加價倒賣。
  劉風在這個行業獃了6年,那時一個春運做下來,業務差時,每個月也有一兩萬的收入,行情好時,最高可以做到10幾萬元,十分暴利。
  在劉風所知道的同行中,有的發財買了房子,有的被抓進警局。而嗜賭的劉風則將大部分錢財投進了賭場,結果所剩不多,只夠自己在江北區按揭一套小戶型的首付。
  3年前,火車票開始試行實名制後,同行們紛紛感到冬天來了,許多人開始謀求轉行退出。
  劉風的許多廣安老鄉都回到了老家,有的繼續務農,有的外出打工,還有的和他一樣留在了這個城市,成了搬運工、服務員以及羊兒客。而一些賺了大錢的票販則開始嘗試當老闆,遠赴新疆開餐館,租門面或者炒房。如今,許多人天各一方,斷了聯繫。
  現在,劉風成了水果市場的固定搬運工,每月工資2000多元,比較穩定。他妻子則在一家餐館成了服務員,對於這份工作,劉風現在感到很知足:“現在收入低一些,但不再像以前那樣時刻擔驚受怕,每晚都睡得很香。”
  本版文/重慶晨報深度報道記者 範永松  (原標題:  黃牛黨,漸行漸遠 )
創作者介紹

ft island

ysfxnwbdiq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